点击最多

随机文章

公主美人配名驹 王子英雄爱射击

2019-04-14 04:53

  迪拜的传奇从未因经济危机而灰飞烟灭。近20年来,阿联酋迪拜以奢靡和潮流闻名世界,统治迪拜的马克图姆家族也登上了世界财富的巅峰,成为世界上最显贵的家族之一。

  除了金钱,马克图姆家族还盛产体育人才。迪拜酋长穆哈迈德的女儿梅萨多次获得阿拉伯跆拳道冠军,穆哈迈德的侄子艾哈迈德·马克图姆更是在2004年获得雅典双多向飞碟射击冠军。本届广州亚运会,在马术和射击赛场,同样出现了几位阿联酋王储。成都商报记者昨天分别前往马术和射击赛场,独家专访了获得多哈亚运会男子飞碟双向银牌的谢赫·赛义德·本·马克图姆王子和多哈亚运会马术场地障碍赛团体铜牌的马克图姆·谢哈·拉蒂法公主,听他们讲述自己家族的荣誉史和玫瑰色的体育往事

  艾哈迈德的神线岁的至今还单身的他将参加伦敦奥运会。他也许是马克图姆家族最为著名的人,因为射击,因为奥运,因为体育。本来他作为代表团官员将现身广州,为家族同胞谢赫·赛义德·本·马克图姆和谢赫·朱马·达勒穆克·马克图姆加油,但遗憾的是,成都商报记者昨天从广州增城飞碟场馆竞赛部了解到,这个家族的旗帜性人物缺席了本次亚运会。而多哈亚运会银牌得主、艾哈迈德的表弟谢赫·赛义德·本·马克图姆走进了记者的视线。“采访我,先预约吧。”

  记者便开始了漫长的预约等待。昨天早上,幸福来敲门了。赛义德王子答应接受专访,时间,45分钟。地点,必须在飞碟训练中心,坚持用英语回答问题,问题不设限制,可以随便问 对国内媒体来说,阿联酋王室如此坦荡荡的媒体态度,实在是史无前例。

  这位传奇枪手最辉煌的战绩是2006年多哈亚运会男子飞碟双向亚军。随后又在2009年的亚洲锦标赛上拿到该项目银牌,“很多人都说我有无数的枪,是的,打开我的枪库,你会吓一跳,简直就是个博物馆,呵呵,我的枪有多少连自己都数不清。但我要说的是,我的枪不是你们所想的那么名贵,他们很普通,但他们很有用。”

  的确,赛义德王子曾经有过一支价值超过100万美元的德国定制枪,但那是厂商的“限量纪念版”,按照他自己的说法,用起来并不“给力”。昨天中午的专访时间,他向成都商报记者透露了自己的情况:私人珍藏的分为三类,分别在不同场合使用,上都有特别的编号,有意思的是,每支枪买回来后都会打印上特殊的标志:M(Maktoum,马克图姆)。这是荣誉的象征,更是家族物品的标志。

  和家族成员爱马、会在全世界挑马一样,他也会在全世界挑选,“只要我觉得合适的,能对我的比赛和训练有帮助的,无论多远,无论多贵,无论多么难搞到,我都会去努力争取。”实际上,作为掌控着家族产业的一个商人(他的名下有邮轮旅行公司和一家射击俱乐部,另外实业公司若干),赛义德王子每天花大量时间和枪相处,以至于他的妻子都不太高兴,但他却我行我素。在他的心目中,射击意味着理所应当的生活方式。

  之前在国内媒体的报道中,赛义德王子生于1976年,由于痴迷射击、为了专心训练备战奥运,竟将王位让给了自己的叔叔。而在赛义德王子昨天接受成都商报记者专访时,他提到了当时的情况:“王位的事情实际上是很早以前就决定了的事情,不是因为北京奥运会的缘故,而是我的家族集体决定的结果,在我的父亲交出王位后,家族决定由我的叔叔穆哈迈德担任迪拜的酋长,我接受,没有任何的问题。”

  广州亚运会是赛义德第二次来中国,北京之行让他意犹未尽,只是觉得广州的天气让他有些吃不消。“广州要热很多,我有些不习惯,由于空气湿度的原因,我在训练场上有些看不太清楚目标,可能不会拿到很好的成绩,你们期待我打成什么样子?”赛义德认真地说。实际上,这个从迪拜男子学院工商管理学专业毕业的王子在射击之外还疯狂迷恋跳水和排球!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迪拜要建游泳跳水馆是非常花钱的,在家里的私人游泳馆里,还专门为他搭建了跳台,至于排球的爱好,则更是来源于长期的训练,虽然他1米76的身高不太适合排球,“但我喜欢这种全身动起来的运动。”

  阿联酋国内媒体习惯叫赛义德为“小阿尔·马克图姆”,是希望他能够像艾哈迈德一样,在射击场上功成名就,但由于两人从事的具体小项不同,所以要达到艾哈迈德的高度,他仍需时日。不过,生性浪漫的赛义德有一个白俄罗斯妻子,这在当地传为佳话。在一次去白俄罗斯参加比赛时,他与明斯克市一家酒店的19岁女服务员娜塔莎·阿里耶娃一见钟情,随后不久将娜塔莎娶为自己的妻子,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灰姑娘童话”。

  昨天中午与成都商报记者的交谈尾声,赛义德将重点全部集中在了自己的家庭上。他有两个妻子,大太太与他结婚11年,来自阿联酋下辖的7个酋长国中的一个,二太太就是娜塔莎·阿里耶娃,两人三年前结婚,两个太太给他育有3个孩子,最大的一个儿子已经16岁,“我的家族是一个非常愉快的家族,在我个人的家庭里,一切都是按照大家的意愿来,我不会强迫他们去做什么,但家族的规矩和王室的规定是必须要遵守的。”记者追问他如何看待自己娶一个白俄罗斯的妻子,赛义德回答:“我和她是互相喜欢,也是朋友,和她结婚是很正常的,家族并没有给我什么阻力。”

  赛义德从19岁开始练习射击,到现在已经15年了,记者问他为什么会从事这项运动,他的回答很干脆:“我的家人都参与了这项运动,叔叔,哥哥,弟弟,精准老彩民高手论坛免费资料福寿禄,甚至妹妹,这是流淌在我们家族血液里的东西,我无力抗拒,干脆就投入进去,幸好,我没有感觉厌倦,相反,我乐在其中。我有多爱这项运动?哦,别问我这样的问题,很难形容,就像水和空气,每天都在你身边,你的必需,只要有个好老师,你会明白射击是种让你开心和愉快的生活方式。明白吗?”

  “迪拜,你一定听说过那家七星级的帆船酒店。恩,是的,没错,我们的家庭在迪拜奇迹的缔造过程中贡献了自己的力量,不过我们一般不会太喜欢说自己的家庭。”公主马克图姆·谢哈·拉蒂法站在场地障碍赛个人赛前的验马区,安静温婉,她说话的声音甜甜的,让人想到面包圈。

  昨天黄昏,美丽的公主提前一个小时才告诉新闻联络官,表示可以接受成都商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在之前亚运会官网的报名表上,她包着头巾的样子让人想到电影明星。她甚至没站在马的旁边,即使她那匹叫做“卡拉斯卡·德塞米利”的温血马已经足够吸引摄影师的眼球。她就那么安静地守在堂弟马克图姆·谢赫·拉希德王子身边,悠然地看他进行着比赛前的准备。按照媒体之前令人眩晕的诱人表述,高贵的马克图姆·谢哈·拉蒂法公主将带着她身价过八千万人民币的爱驹来到广州从化赛马场。实际上,没人愿意给记者详细透露赛马的价格,即使在现场负责马房管理工作的“一哥”佘振宇也不知道这些昂贵马匹的具体价格,“马匹在报名资料上只有血统,姓名,骑手姓名,出生日期,不可能会直接标明价格,这跟中国的玉器和古董一样,没有具体价格。”赛马的价格,这个完全是看骑手的经济实力和“马术气质”,她认为值得,豪掷一亿也在所不惜。

  记者注意到公主身后跟着他的堂弟,1991年出生的马克图姆·谢赫·拉希德王子,还有从法国聘请的世界冠军教练ERIC LEVALLOIS、后者则是公主这个马术团队的领队。王室的规矩处处可见,等公主落座后,其他的随行才悄然入位。按照记者之前从阿联酋代表团新闻官哈桑那里了解到的情况,落座的时间先后,体现着王室最基本的等级规则。

  拉蒂法公主一行16日抵达广州以后,没住运动员村,而是住在市区的利兹卡尔顿酒店,姐弟俩随行各带来了一名贴身保镖。记者打量这位年仅25岁的阿联酋公主,硕大的钻石耳坠在阳光下发着明媚的光,一个“T”字样的镶嵌式LOGO悄悄藏在背后,说话时笑容一直挂在脸上,她甚至会在你不经意间笑得很俏皮,可一旦和你聊天,她的一举一动又写满了大家闺秀的风采。

  公主还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人,在采访的过程中,公主虽然听不懂中文,她却会很认真地看着你,不时点头。可真要说到兴奋时也不会管四周围观的人,用拳打着的自己的堂弟,让采访现场气氛立刻活跃起来。马术场地障碍赛是勇敢者的游戏,这位身高一米六的公主,能跻身北京奥运会已属不易,全世界仅有77位骑手有此殊荣,而作为一名女骑手进入场地障碍赛第二轮就更是少见。

  别忘了身边的马克图姆·谢赫·拉希德,他此番也是来参加亚运会马术比赛,今天他将带着他的爱骑“迪拜的骄傲”出场比赛。成都商报记者想问问他对自己家族的看法,他摆摆手,婉拒了。但领队很快告诉记者,他这是腼腆,平常性格活跃的他喜欢看电影,对马的研究很深。

  也许是记者的提问对公主来说有点费解和不可思议,拉蒂法会与弟弟叽里呱啦说一阵母语后,一头中特规律。认真且有耐心地回答,“在家人中没有人不爱骑马”、“我三岁就上马了”、“家中的马数不清楚,专门有几十个人的团队到全世界去选购优良马种,但我们更偏爱阿拉伯马”。对于爱马之情,公主溢于言表。她在世界各地挑马,哪里有好马就去哪里买,她在意的是自己对这些世界名马有没有感觉,还要看马对自己有没有感觉。“挑马是很需要耐心的旅行,是工作,更是责任。”

  公主参加亚运会的马匹身价是多少?她一脸笑容地回拒了。尽管在阿联酋,马克图姆家族富可敌国,但公主依然不希望自己留给外界爱炫富的形象。私下里,中国队一位教练对成都商报记者说,参加奥运会障碍赛的马的级别,超过1000万欧元的马太多。

  “我除了训练的时间,剩余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世界各地寻找马,这也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让我和马互相都有好感,这种感觉非常美妙。”公主笑着说道。

  此次比赛,拉蒂法公主从国内带来了一个合作多年的马夫,不过只要有时间公主便会自己打理马匹。

  说起自己的马夫,她笑了:“我自己也是马夫,亲自给马洗澡、打理,这是人与马交流很重要的一个方式。”公主与马的感情如何呢?她告诉记者一件事,从马上摔下来是常事,而且好几次都很严重,当家里人知道后,总是先问,马怎么样,而不是问人怎么样。公主笑着告诉记者:“马已经成为了阿联酋王室中的重要成员了。”

  此次来到广州,公主并没有住到运动员村,她的团队在酒店定了房间,她自己入住总统套房,到中国来,有保安、马夫等一大群人跟随,她说马的事情她都要亲自过问。“马让我学会了自律、耐心、交流。”公主第二天还要比赛,当她消失在夜色中时,身后只留下她爽朗的笑声。

  来到广州的阿联酋代表团共有95名运动员,其中包括4名王室成员,他们拥有共同的名字:马克图姆。除拉蒂法公主以外,还有公主的堂兄弟拉希德·谢赫·马克图姆(马术)、谢赫·朱马·达勒穆克·马克图姆(射击飞碟)和谢赫·赛义德·本·马克图姆(射击飞碟)。几天前,谢赫·朱马·达勒穆克·马克图姆王子率领阿联酋队向男子双多向飞碟团体赛发起冲击,但由于整体实力不足,阿联酋只获得了第四名。昨天,他将男子双多向飞碟银牌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我们熟悉的“谢赫”,就是“酋长”的意思,这就像个金贵的符号,先天性地烙印在这个家族成员的血脉中。

  马克图姆,代表着阿联酋王室、阿拉伯世界最为显赫的家族。马克图姆家族是现代阿联酋的缔造者之一,举世闻名的迪拜7星级帆船酒店阿拉伯塔就是这个家族的杰作。马克图姆家族是迪拜国际资本集团(DIC)的拥有者,还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赛马公司。DIC集团还收购了伦敦杜莎夫人蜡像馆和英国Travelodge酒店,并拥有英航摩天轮的大部分股权。

  同时,马克图姆还是一个热爱体育的家族。阿尔·马克图姆(即艾哈迈德·马克图姆)是朱马·马克图姆的叔叔。2004年雅典奥运会,阿尔·马克图姆成为阿联酋历史上第一个夺得奥运金牌的人。这样的成就,即便是在声名显赫的马克图姆家族,也绝对称得上是传奇。在那之后,马克图姆家族有不少的亲王和王子,对飞碟项目更加热爱,甚至狂热。马克图姆家族在迪拜拥有一家世界上最豪华的飞碟靶场,只供家族成员使用。普通的飞碟运动员一年的练弹量大约为3万发左右,而在马克图姆家族,年人均耗弹量大约都是10万发。

  北京奥运会,由7名运动员组成的阿联酋代表团中有4人来自马克图姆王室:参加跆拳道项目同时也是阿联酋代表团旗手的梅萨公主,参加飞碟双向的谢赫·赛义德、参加飞碟双多向的阿尔·马克图姆以及参加马术个人障碍赛的拉蒂法公主。